英超物流查询
小說者-> 種田重生-> 《青枝的佛系種田系統》-> 第七十六章 梓州分店
第七十六章 梓州分店 作者:房玖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25
  •     第二天莊宅牙人來帶他們去

        青枝被莊宅牙人這個概念鎮住了,梓州城真的很大啊!大周國感覺很先進呢,連房屋中介都有。

        她非常老實地跟在牙人和律子川身后去看房。

        這特么是個酒坊么?這……我感覺是個迷你版富士康!

        這酒坊離主要的街道不遠,一到就是一個三開門的店面臨街,牙人笑道:“要是有賣酒許可,在這里賣酒是最合適不過了!又清靜。”

        青枝扶額:房產中介果然古今一樣,什么瞎話都敢說,這么清靜賣東西怎么最合適不過?你倒好好給我說說。

        穿過店鋪,走過一間小小的賬房,就到了巨大無比的后院,巨大到可以軍訓那種。

        后院盡頭是工坊,青枝仔細看了看,布局很適合松液酒的工序,心中滿意了大半。

        然后西邊還有幾間小小廂房,連著一個小廚房,那牙子笑道:“這里也可住人的,以前酒坊的主人一家都住在這里,這廂房冬暖夏涼,最是適合居住。”

        東面是一排倉庫,和麗山鎮的也差不多大。

        青枝對這所酒坊百分百心動,但是這么滿足各種要求的房子,價格應該根本不可能滿足要求吧?

        那人牙見律子川一副‘你根本沒有打動我’的樣子,并不氣餒,接著推銷道:“酒坊主人的兒子做了京官,接老人進京享福去了,不然哪里有這樣的好事?價錢也極是合適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到了門外,律子川沉吟片刻,道:“你明日再過來吧,我們先商量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那人牙見他話語中不無松動之意,高興起來,走前又對青枝道:“律家娘子,買下這酒坊,以后您和律大官人子子孫孫都有個倚靠啊!我先恭祝兩位發財哈哈哈。”

        然后邊拱手邊先走了。

        不不不,你誤會了,我們沒有關系,不,有關系,但是是同事/合伙人的關系,不是你想得那種關系……

        宋青枝有點尷尬緊張,但是律子川臉上還是一副又坦然又無辜的樣子,她只好也假裝沒事。

        兩人走了一回,青枝先道:“這酒坊真不錯,不過價錢會很貴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價錢還算合理。你覺得酒坊很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對啊,什么都有!”

        “那明天先簽了文書買下,我托人帶信回去告訴他們,讓董湛安排人運送大麥過來。”

        宋青枝嘆了一聲:“大麥的運費會很貴吧?成本一高,賣價高了會不會賣不出去啊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會啊,你不是說梓州城的人有錢嗎?”

        誒……也是。

        周國的城市管理效率還是很高的,梓州的釀酒、賣酒許可有專門的部門管理,律子川與青枝請了一個文書先生,很快就將兩個許可證都申請下來了,青枝覺得比麗山鎮時找縣令申請正規許多。

        余下幾天,兩人在梓州城找來工匠制作烘爐等設備,日子過得非常快,這一天兩人回家,發現蘇大正在門口等著。

        青枝趕緊奔過去問起麗山鎮眾人的情況,蘇大笑著道:“都挺好的!酒賣得不錯!陳大嬸和青豆都好,武大郎前幾日成親,咱們都去喝喜酒,新娘子一看就是個壯實能做活兒的!好福氣。”

        壯實的?那就好,不是金蓮就好。

        蘇大這次來還帶來了麗山鎮酒坊幾乎所有能挪出來的流動資金,他將銀票貼身解下來,遞給青枝與律子川兩人。

        宋青枝:蘇大哥這帶著你體溫的銀票我不想接,請你不要怪我。

        律子川接過去,蘇大對他道:“董少爺說了,過一陣就是端午,到時候應該還會有一筆進賬,分紅也會在那時。”

        又道:“我已與家中娘子說好,來梓州幫忙,以后就住在這里。董少爺說銀子會跟上,讓我們三人別有后顧之憂,好好做。”

        又有陳氏與李大娘托他帶來的很多囑咐,都帶到了。

        最后才拿出巨大無比的一個包裹,里面裝的都是麗山的吃食,還有宋村村長宋大成特意送過來的干松蘑。

        晚飯就是干松蘑燉肉,非常好吃。

        自從蘇大來了之后,律子川開始淡出酒坊管理,有時整天不見蹤影,青枝心想大約與他家仇事有關,并不多問。

        蘇大見律子川的酒坊這樣齊整,竟然免費給松液酒坊使用,感激尚且來不及,更是凡事搶著做,并不提一句律老板不在。

        大麥尚有一陣才能運到,這一段時間,除了讓工匠制作設備之外,青枝與蘇大也開始尋找合適的人雇傭。

        人牙子每天都帶好幾個人過來,青枝與蘇大皆注意到梓州城的人好些都油嘴滑舌、心眼太多。

        面試一輪又一輪,青枝發誓永遠不再做HR工作之后,才招進來五個釀酒的學徒,都是忠厚老實、勤勞肯干那種。

        這之后不久,大麥運到了,宋青枝與蘇大索性搬進了酒坊,日夜不停地教授學徒們釀酒的一部分工藝,核心的程序,仍是兩人單獨完成。

        律子川也搬了過來,但大部分時間仍是早出晚歸,青枝仔細觀察,也看不出他是去做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很快第一批松液酒就釀了出來,先放在店鋪中銷售,青枝特意找人做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酒幌子掛在門口。

        生意非常冷清。

        蘇大考察了一番,回來嘆氣道:“大家好像都喜歡去打散裝的燒酒或是黃酒,若是要喝點好的,本地有種京華酒,他們愛喝,咱們松液酒沒人聽過,價格又比散裝的貴,沒人愿意買。”

        青枝想了想,道:“其實在麗山時咱們也主要靠的酒樓賣貨,不如我們明日帶點樣品去酒樓推銷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蘇大與青枝一樣,最熟悉的銷售方式也是上酒樓推銷,所以很快就同意了青枝的主意。

        傍晚時分律子川仍然沒有回來,青枝對蘇大笑道:“蘇大哥,你來了之后就開始整天忙酒坊的事情,還沒見過梓州城的夜市吧?”

        蘇大撓撓頭笑道:“倒是聽那幾個學徒說過,說很是熱鬧,不過我沒去過。”

        宋青枝很高興地道:“咱們去吧!我請你吃好吃的!”

        兩人去夜市吃飯,蘇大不住地驚異贊嘆,兩人感嘆了一番還是城里好,吃完晚飯回來,律子川尚未回家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英超物流查询 3D pk10牛牛 捕鱼大赛可以赚钱吗 海南环岛赛彩票正规不 wnba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手机 江苏快3从哪里买 云南十一选五助手 真人娱乐场 p3开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