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超物流查询
290 相见 作者:司命伽罗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24
  •     “公子,公子。”

        温庭钧觉得身体很重,他想站起来,可无论如?#25105;?#20570;不到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,公子。”

        好像有人在叫他,是他书童的声音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?

        很快,剧痛传来,他明白了,他受伤了,?#35828;?#24456;重。

        眼睛似乎要睁不开了,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闭眼,他刚从书院出来,还未科考,还未去治理河道,还未向全天下证明,?#24405;?#30340;后人,可以治理好河道。

        “去……”他发现舌头不听使唤,说短短的一句话,都那般艰难,“禀……告……表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个妹字没说出口,他便彻底闭上了眼睛,微微抬起的手,也重重落下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!公子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声悲戚的声音传开,惊飞了树上的鸟儿,就连空气,都仿佛凝固了般,长长的官道,在这一刻,变得萧索起来。

        林子里藏着的黑衣人

        “头儿,没有大?#39318;櫻?#22909;像是?#24405;?#30340;小公子,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“去查一下,务必要找到大?#39318;櫻?#20256;令下去,大?#39318;?#22833;去了踪迹,务必守好每一个关口,不得让他踏进京城一步。”

        林子里的黑衣人很快散去,仿佛不曾来过,而地上躺着的温庭钧,已成了血人,且鲜血还源源不断的流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远在螭南县的?#24405;?#21326;正在看卷宗,县里有两家人打官司,为的也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正看得入神,心头突然一痛,仿佛被尖刺狠狠扎中般,疼得他直冒冷汗。

        放下卷宗,便再难看进去哪怕半个字。

        京城,老爷子在闭目养神,几乎是同时,顿感一阵不安,似有什么事要发生般,令他再难入眠。

        天慕山,万朝云趴在栏杆上,用一根吊着鸡毛的绳子不停的逗追月,有人陪玩,追月显得兴致很高,而远处,陈谦执?#39318;?#30011;。

        蔷薇和柳眉站在他身后观看,只见纸上,一软甜少女,正与猫儿玩得欢,少女脸上的笑容,仿佛掺了蜜般,入了眼,便甜在心里。

        一盏茶后,陈谦搁下笔,拿起旁边已打磨得极好的珊瑚手串继续打磨,万朝云把碟子上的盖子打开,让追月自己吃鱼,她走过去看那还在桌上,墨汁未干的画。

        见陈谦把她画得极好看,便满意道:“蔷薇,拿去裱起来。”

        “姑娘,已经第二十张了……”蔷薇颇为为难,“太多,裱起来挂那儿?”

        “谁说裱?#21496;?#19968;定要?#39029;?#26469;?专门收拾间院子出来,放先生给我作的画。”她走过去,坐在陈谦身边,专心的看他为自己打磨手串。

        蔷薇:“……”姑娘好任性。

        别人求一副大?#35828;?#30495;迹,都没有?#24597;罰?#22905;竟然?#20040;?#20154;每天给她作画,有时候甚至一天画两三幅……

        “东家。”于思由起初的惊讶,到淡然,也是经历过心里斗争的。

        以往数年,整个商行都在猜测,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如此?#20197;?#33021;娶到他们万东家,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个男人,他不?#34915;?#20182;是王八羔子,还得无比恭敬的供着。

        万朝云闻声看去,于?#23478;?#36827;了院,“有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大?#39318;?#26469;了,就在山外。”于思禀报道。

        万朝云与陈谦几乎是同时蹙?#36857;?#23545;于林见深的到来,是意外的,山庄内还住着位皇家暗卫首领,死活赶不走,如今又来了位?#39318;櫻?#36825;深山老林,?#35753;?#22530;还热闹呢。

    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万朝云警惕问。

        于?#23478;?#25671;头,“大?#39318;游?#35828;,东家,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万朝云看向陈谦,林见深此时过来,八成是为了陈谦,是以,此事还得他亲?#38405;?#20027;意。

        陈谦轻叹一声,“罢了,师生一场,见见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先生,您可是答应我的,没有我的同意,你哪儿也不能去。”万朝云挽着他胳膊撒娇道。

        郕王的方法有些效果,民间安定了许多,他也渐渐放心,?#20063;?#26410;想过为了江山社稷而?#20960;?#19975;朝云。

        “放心,不会。”他保证道。

        山外,等了半个时辰左右,终于再次见到于思。

        “小人参见大殿下,东家?#30171;?#20154;请大殿下入山。”于思做了个请的手势,不卑不亢,很好的表达了山庄的形象。

        林见深点点头,抬步往?#30333;擼?#38543;着深入,他暗暗心惊,这一世的万朝云,比上一世更加能干。

        一路上,能看到有木匠正在建造房屋、家具,有妇人在淘米做饭或者晾衣裳,甚至还有人在种菜,洗菜。

        山外,山内,犹如两个世界。

        这里,宁静,却并不冷清。

        山色优美,流水潺潺,鸟语花香。

        房屋依山而建,并未破坏原有的美感,影影绰?#24405;洌?#21453;而多了几分神秘和并不喧嚣的热闹。

        随着于思的步子,他走到第二峰山脚下,老妪从别处找来鱼苗,正放入小溪里,“于堂主,方才捉了几条鱼,?#22836;?#24744;带去给东家,东家事务繁忙,不好叫她日日下山钓鱼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。”于思接过小?#23601;埃?#32487;续领着林见深往山上走。

        林见深深深看了眼转身继续忙的老妪,没想到,一个普通老妪也是练家子,看起来年纪虽大,?#35789;?#26222;通人打不过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他在书院,没有疏于锻炼,一口气爬到半山腰,也没觉得多累,只是踏进?#22909;?#26102;,第一眼便见到蔷?#38381;?#25910;起,准备裱起来的画,影响了他的心情。

        笔法,他?#40092;叮?#38472;谦独有的,别人学不来他那股子浩然大气之风。

        画里的女子,笑容甜美,姿态悠然,是他当初还未登基为帝时,她才会有的神态,后来入宫后,便再未见到她如此惬意悠然了。

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79;。”陈谦起身微微揖礼。

        他闻言忙收拾好心虚施礼道:“见过?#40092;Α!?

        陈谦示意他落座,自己乃坐在原位,?#26263;?#19979;此次前来,可是有事?”

        林见深趁着落座的空挡,扫了眼并不算宽敞的院子,角落里养了几盆春?#36857;?#26700;凳都是木质的,还有两支靠椅并排的摆着,想必是赏月和?#22266;?#38451;所用,不远处画中的猫正在舔毛,像是刚吃饱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而,她不在。

        ?#25226;?#29983;此次前?#35789;?#24819;请?#40092;?#38543;学生回京住持大局。”林见深也不绕弯子,直奔主题。

        陈谦闻言淡淡一笑,道:?#26263;?#19979;稍等。”

        他起身进屋,不多会拿了本刚写的书出来,?#26263;?#19979;,这是我新写的定国策,针对新法做出的改动,不再如之前那般激进全面,但施行起来要容易得多,我知道殿下是有想法有抱负之人,希望此书对殿下有用。”

        林见深恭敬的接过书,书皮和书页都是崭新的,扉页上的字还散发着新鲜的墨香,“?#40092;Γ?#22823;兴需要您。”

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79;,大兴需要的是明君。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道尽了他的心灰意冷,也令得林见深无话可说,但他不想放弃,“?#40092;Γ?#23398;生需要您的帮助,还请?#40092;?#24110;学生。”

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79;,我能帮你的,就在此书,还望殿下将来做个明君。”他起身,往屋里走,林见深想跟上,却被他关在门外,?#26263;?#19979;请回吧,不要浪费时间,你是聪明人,浪费不起。”

        “?#40092;Γ?#23398;生与父皇不一样,学生会支持您的主张,学生也知道,您还有心愿未了,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?难道?#40092;?#35201;让自己遗憾终身?”林见深知晓说什么都无用,可他不能放弃。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许久,陈谦都没有再说话,仿佛屋里无人般,陷入死寂。

        “?#40092;Γ俊?

        没有回应,依旧安静。

        “?#40092;Γ俊?#20182;又叫了声。

        还是安静如初。

        “?#40092;Γ?#23398;生会在?#35828;?#24744;五日,若您执意如此,学生便随您。”

        他说罢转身,出了陈谦的院子,没有陈谦,他也一样治国,只不过有他更妥当些。

        离开院子后,他望了眼眼前大片?#26032;蹋?#31070;情有些恍?#20445;?#31163;她那么近,她却避而不见。

        “于堂主。”他对站在门口的于思道,“本殿下想见见你们万东家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还请殿下前厅等候。”于思并不知林见深与万朝云之间的事,林见深是?#39318;櫻?#24819;见一见万朝云,并不过分。

        是以,把林见深带到前厅后,他提着小?#23601;?#20415;去禀报了,“东家,大?#39318;?#24819;见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就说不必再相见。”万朝云毫不?#28120;?#36947;。

        于?#23478;?#24867;,“东家,那是大?#39318;印!?

        “大?#39318;?#21448;如何?别忘了,我们山庄不参与任何政事,我见了大殿下,算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于?#36857;骸啊?#20284;乎也是这个理,“那属下去回绝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去吧。”万朝云伸手捞出挑小鱼在手里垫?#35828;啵?#30830;实有些小,不过小鱼往往比大鱼香,尤其是油炸过后,咬起来脆脆的,追月最?#19981;读恕?

        于思得令后,原话回了林见深。

        万朝云不愿见面,在他的意?#29616;?#20013;,闻言立刻便道:“本殿下与温公子是同窗,知晓他生平夙愿便是去治理河道,为?#24405;?#19968;洗前耻,若你们万东家不想她表哥遗憾终身,便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于思闻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传说中大?#39318;游?#20154;睿智,是诸多?#39318;?#37324;最出类?#23627;?#30340;,没想到竟是个小人!

        鄙视归鄙视,他还得禀报,于是原?#30333;?#36798;了。

        万朝云深深蹙?#36857;?#26126;显有动怒的迹象,“让他在前厅等着,我待会去见他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于思在这一刻,觉得大?#39318;?#20063;不过如此了,竟威胁他们东家。

        再次原?#30333;?#36798;后,林见深心满意足的在前厅开?#24049;?#33590;,于思从旁伺候,却不与他说话,任凭他问任何问题,都摇头表示不知。

        问几句后林见深便也觉得没甚意思了,整个前厅自此陷入安静,只有山风吹拂树叶所发出的哗哗声响。

        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万朝云终于姗姗来迟,她没有更衣,因抱过追月,薄纱上还沾有猫毛。

        “先下去,任何人不许靠近。”她?#24895;?#20110;思。

        于思虽不知万朝云为何如此?#24895;潰?#20294;执行命令是天职,立刻便?#24895;?#19979;去,片刻功夫而已,前厅周围再无一人。

        林见深看了眼小李子,小李子也忙下去,不敢有片刻停留。

        “你打算用我表哥威胁我一辈子?”万朝云坐下,态度说不上好,却也没了前几年那般疾言厉色。

        她的变化林见深看在眼里,心中百感交集,酸楚不能忍,“你现在连生气都没有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想明白了,过去的早已过去,我再耿耿于怀,也没什么好处,只会影响我的心情,人?#31449;?#26159;要往前看的。”她极为平静的说出这番话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爱我了。”林见深却无比笃定道,眼里,?#25104;下?#26159;悲伤,?#20843;阅?#25165;能说出这番话。”

        “重新来过,不是人人都可以,我希望你能理智?#28304;!?#19975;朝云认真的看着他,少年如玉,年轻的脸,充满朝气的身体,却有一双沧桑的眸子,他本可以如同从朝阳里走来,却偏要给自己渡上傍晚那?#25346;?#30340;暮气。

        多年未见,容?#25214;?#26087;,只是心境不一样了,当年他是真少年时,有对命运不公的愤怒,有对未来美好向往的期盼,有敢于与一切斗争的勇气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,他拥有年轻的身体,却不再有对命运不公的愤怒,他知晓世上?#28216;?#26377;过公平,他接受了。

        对未来也不再充满向往,他到达过,最次的人生也是?#36824;?#20043;皇,更好也不会超过三皇五帝。

        那些与斗天斗地斗一切的勇气,也不见了,他不需要斗,他清楚的知道,没有人能斗得过他,所以,勇气都化为了从容。

        年少的脸,充满暮气的眸子,从容不迫的姿态,就是如今的他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过去了,于我而言,前?#20223;?#24930;,早已入魔。”他不?#20197;?#30475;她平静无波的脸,更不敢直视她冷静得可怕的眸子,别过头,视线落在远处那株海棠上,如今开得正好。

        恍然间,他想起来,整个山庄,没有一株桂树,曾经她那般喜好桂花,每年都要酿桂花酒,做桂花糕,亲自把掉在地上的桂花捡起来,生怕它们被人踩了去。

        如今,全都丢弃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些年,我都不敢听你的消息,偶尔有从京城寄去白鹿洞的信,信里总有那么两句‘表哥,安好。’,我便想,你何时才对我放下成见,也对我说一句安好。”

        他仰头,努力不?#20204;?#32490;外泄。

        他做过帝王,做过囚徒,人间的两个极端都经历了,原本该是世间再无任何事能拨动他?#21335;遙?#21364;偏偏世上有个她。

        “?#38405;悖?#26089;已没有成见,多说无益。”万朝云不想与他过多纠缠,“之前便说过,此生,我们再无可能,曾夫妻一场,唯?#29238;?#33258;安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以前,你恼我,气我,我都未曾慌过,你到底是放下了成见,还是放下了我?我宁愿,你未曾放下,依旧凶我,恼我,骂我,起码我不会像现在这般手足无措。”

        妙书屋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?#22868;?#22238;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英超物流查询 赛车全天人工免费计划 ag金拉霸赢500万 稳赚不赔的生意项目 ag斗三公有人玩吗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捕鱼欢乐颂的腾讯专区app 特警为了赚钱给小孩玩 棋牌下载送18元红包有哪些 苏会文3d预测 老版捕鱼达人2安卓版